巫山信息港 > 党建频道 > 优秀党员 > 正文

徐淑均:坚守岗位30年 病人家属都做不到的 她做到了

文章来源:巫山信息港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4-11-03 09:41 点击:

 

徐淑均:坚守岗位30年 病人家属都做不到的 她做到了

徐淑均为病人梳头。 (江北区精神卫生中心供图)

30年前,从医校毕业刚满18岁的徐淑均,是一路哭着到单位上班的。与别的同学不同,她被分配到江北区精神卫生中心,工作是精神科护士。

“没想到,我在这里能工作30年,想必以后也不会离开了。”7月1日,已是该中心主管护师的徐淑均说。

与精神病人打交道的日子

跟在徐淑均身后,走进江北区精神卫生中心的病房区,身后的门“哐当”一声自动锁上,心也不自觉地猛地一跳。这是记者第一次走进精神病人病房的感受。

痴痴的眼神、缓慢的行动、嘴里不停地念叨,病人的这些举动,让人不免心生恐惧。当年刚从医校毕业的徐淑均也是这样的感受。

30年前她到江北区精神卫生中心报到,眼泪未干,拉着负责带她的老师的衣裳角,第一次走进精神病人病房。

突然,呼啦一下子围上来几个男病人,用眼睛死死地盯着徐淑均,吓得她瑟瑟发抖,她的老师说:“没事,他们以前没见过你,只是好奇。”

工作一个多月,徐淑均最害怕的事情来了,一位病员拒不换衣,徐淑均正在劝说时,这个病人突然一拳打来,徐淑均一下子懵了,幸好同事听到异响跑过来制止了病人。

工作至今,让徐淑均最“痛”的一次,是一个病人唐某,平时表现正常。一天,徐淑均做晨间护理,她来到唐某床前为其整理床单时,唐某突然一跃而起,左手猛地抓住徐淑均的头发,右手“啪”地一巴掌,狠狠打在她的脸上。

唐某双手死死揪住她的头发,坚决不放。最后,在6名医护人员的帮助下,徐淑均才从唐某手下“逃”了出来。

头发被扯了十几分钟、痛得眼泪汪汪的徐淑均说:“恨不得把头发全剪掉。”而此时的唐某正得意地攥着一大把头发,望着徐淑均傻笑……

“从病人的角度理解他们,没什么好抱怨的”

被打是常事,负伤也见惯不怪,医院所有医生、护士都是如此。

徐淑均说,你从病人的角度理解他们,就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了。因为精神病人大多不认为自己精神有问题。

“他们的精神幻觉,会让他们怀疑食物里有毒、别人在说他们的坏话、有人在攻击他们,甚至他们看到的东西都会有幻觉,比如把某一个人看成他们恨的人,甚至是动物。”徐淑均说。

因此,每次负伤后,徐淑均都没有责怪病人,而是继续温和地对待他们,按时喂药、叠被。

一些惧怕洗澡的病人,徐淑均还要帮其洗澡;害怕吃饭的病人,徐淑均还要帮忙喂饭。此外,帮病人理发、剪指甲、处理伤口更是常事。

“他们感激的眼神令我感动”

有人说,徐淑均对待病人的态度,连病人自己的家属都做不到。

江北区精神卫生中心曾收治一名来自巫山的农村妇女,病人在症状支配下拒绝进食、进水,且不知道大小便。病人的儿女全都找借口走掉了,照顾病人的重任全部落在护理人员身上。

在患者住院的20天里,徐淑均每天坚持一日三餐喂病人吃饭、喝水,给其擦身、更换衣物。病人的儿女来医院探视时见此情景,拉着徐淑均的手说:“谢谢你,我们做儿女的都无法做到这样!”

在该病人出院的时候,虽然语言能力还很差。但她拉着徐淑均的手说:“你来巫山,我请你。”徐淑均开玩笑地问:“你请我干什么?”该病人努力想了很久,说:“吃嘎嘎(肉)。”

更让徐淑均难忘的是,2007年11月的一天,观音桥派出所民警送来了一位50多岁的女流浪精神病患者,衣服破烂不堪,全身散发着恶臭。

在大家都借口躲开后,徐淑均为病人理发、洗澡。洗第一次,患者身上流下的水完全是漆黑的。徐淑均用沐浴露反复为患者搓洗了5次,并为其换上干净衣服。虽然在整个过程中患者没有说一句话,但她的眼睛里却一直闪着泪光。

看到这一幕,徐淑均忍不住哭了:哪怕是精神病人,只要真心对他们,同样会令他们感动。

这也使徐淑均从开始想调离,转为坚守岗位30年,默默无闻地为患者服务。虽然家人多次为她联系其他医院,但徐淑均都拒绝了。

徐淑均还常常教导新到岗的医务人员,要用爱心让精神病人远离病痛的折磨。她说,因为他们本就很孤独,所以他们需要更多的爱,需要早日回到温暖的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