巫山信息港 > 党建频道 > 优秀党员 > 正文

“重庆市见义勇为模范”陈华军速写

文章来源:巫山信息港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4-11-03 09:40 点击:

 

野水沟1号楼位于江北区建新南路,一共九层。大楼一层和负一层是联排门面,一个经营服装和生活用品的跳蚤市场坐落其中;其余楼层是住宅。

2013年1月23日上午8点过,大楼负一层入口外,小贩李朝民铺开烟摊。

忽然,一股焦糊味飘进鼻孔。

李朝民迷惑地抬起头,一幅恐怖的画面映入眼帘——联排门面里涌出滚滚浓烟!

“失火了!”李朝民尖叫起来。

尖叫声很快响成一片。

五分钟后,远处响起警笛的尖啸,四辆消防车呼啸而至。

武警重庆市消防总队江北支队第一中队上士、执勤中队长助理陈华军跳下车来。30名全副武装的战友在他身旁整齐列队。

“出发!”随着一声号令,面戴氧气罩、身穿防火服的陈华军,第一个冲向火场。

警戒线外,李朝民看着战士们一个个冲入浓烟烈火。

目送陈华军消失在楼道口,李朝民突然产生了一个幻觉——那个短小精干的身影,仿佛一道刀锋划过烈火……

“开刃”

10分钟前,江北区消防支队江北城中队。

中队训练场上,陈华军正在做训练准备。

按照计划,中队当天进行的训练项目是“抛水管”。

陈华军今年31岁。平时,这个皮肤黝黑的汉子很爱笑,一笑,脸上就显出两个酒窝。但每当任务来临,他就会变成另一个人。

上午8点08分,警铃大作。

扩音器里,响起出警命令:“建新南路一栋大楼失火,立即出发!”

话音未落,陈华军已经离开训练场,向消防车库奔去。

冲到车库,戴头盔、穿防火服、背呼吸机……从手无寸铁到全副武装,陈华军仅耗时15秒。

“这些动作,他做了12年,能不快?”一位战友如此形容。

陈华军是贵州省遵义市人。他在农村长大,性子比较野。17岁初中毕业,他读了职高,学了四五门技术,可总感觉“干起来没劲”。

18岁那年,陈华军终于找到了“有劲”的工作。

2001年9月的一天,陈华军在街边看见一份征兵广告。

广告上方,一名年轻士兵面带微笑;下方有一行字:“一人参军,全家光荣。”

那天夜里,陈华军眼前全是那名士兵的笑容。第二天,陈华军到征兵办报了名——那是当年征兵报名最后一天,他成了全县报名的最后一人。

上午8点17分,陈华军随中队抵达火场。

中队指挥员迅速分配任务:“一班从市场正门突击,二班从市场后门突击。陈华军经验丰富,带一名战士和当地民警一起,立即搜救被困群众!”

领了任务,陈华军立即和中士王德生向大楼奔去。

“磨砺”

上午8点19分,大楼一楼。

浓烟,已经弥漫进整个楼道。由于离起火点较近,大量浓烟中还夹带着火星。

顺着扶梯,陈华军和王德生在浓烟中俯身前行。他们将楼道上惊恐的群众护送出去,再逐一敲开每扇房门,将困在其中的群众救出。

每敲一下,陈华军都用上全身气力。

“我们是在同烈火战斗——不尽全力,怎么打赢?”他这样回忆道。

“同烈火战斗”——加入消防部队的第一天,这五个字就烙印在陈华军心中。

2001年秋天,陈华军和其他七名新兵被分配到武警重庆消防总队一支队(现江北区消防支队)。

“消防军人的职责是什么?”在新兵下连仪式上,一名上校向他们提问。

新兵蛋子们面面相觑,没人吱声。

“你们加入的,是一支永远处于实战状态的部队!你们即将成为的,是突入火场解危救难的‘尖刀’!你们的职责,就是同烈火战斗;你们的荣誉,就是从烈火中拯救生命!”上校一席话讲完,陈华军的心仿佛被点燃了。

“我要在部队干出名堂!”那天,他给自己定下三个目标:成为业务骨干、入党、转士官。

从那天开始,陈华军强迫自己投入“魔鬼训练”。

为了增强体能,他每天坚持做300个俯卧撑、300个仰卧起坐,下蹲5000次,每个星期负重7.5公斤跑10公里。

为了增强班组战斗力,他每天和战友进行模拟训练,琢磨出一套从单兵作战到单车作战的战术操作细则。

为了增强精确救援操作能力,他每天都将自己倒吊起来,练习用切割机切鸡蛋。

“魔鬼训练”持续了三年,陈华军的三个目标全部实现——入伍第一年,他由于军事能力过硬,被提升为副班长;第二年,他入了党,并升为班长,指挥一辆消防车、八名消防战士独立作战;第三年,他转为士官。

上午8点45分,大楼负一层冒出的烟更浓了。

由于起火点位置隐蔽,且楼层入口大门紧锁,突击队进攻受阻。为了尽快找到起火点,部队调整战术,决定从大楼背后进行破拆作业。

此时,陈华军和王德生到了五楼,开始挨家挨户敲门。

一位妇女坐在屋里抱着被子发呆,陈华军将她扶出来。

一名群众不愿下楼,经过陈华军耐心说服,他终于同意撤出。

…………

呼吸面罩里,回响着沉重的呼吸声;密闭的防火服中,汗水直涌。

时针指向9点03分,陈华军和王德生来到九楼。

陈华军敲响一户人家的门。

门一开,他愣住了。

“出鞘”

陈华军面前的房间里有两位老人——81岁的朱昌碧有高血压,且腿脚不便。84岁的周笃荣患有肺心病和心脏衰竭,不久前才住过院,现正在卧床吸氧。

此时,王德生在疏散其他住户,陈华军必须独自护送两位老人。

对陈华军来说,这是一次挑战——而他,对挑战已经习以为常。

2004年4月,江北区天原化工总厂发生特大氯气泄漏爆炸事故,陈华军和战友们火速救援,苦战三天三夜。由于长时间受到碱水和氯气侵蚀,陈华军的脖子和手臂大面积严重灼伤。但他仍然坚守在一线,直到战斗胜利。

2005年2月,江北区五里店东方灯饰广场发生火灾,陈华军指挥一个作战小组突进火场,顺着被大火烤红的消防水管进入商场,成功救出六名被困群众。

2008年5月,“5·12”地震重灾区北川县,一名小女孩被困在一条即将垮塌的湖堤上。正在参加救援的陈华军不顾个人安危,毅然深入绝境,将小女孩成功救出。

#p#分页标题#e#

2011年9月,嘉陵江一艘驳船翻覆,11名群众被困船上。陈华军主动请缨,在百米江面上演了一出“飞索渡江”的惊险大戏,将全部被困群众救出。“4·20”芦山强烈地震发生后,陈华军又毅然终止假期,迅速归队,和战友们组成抗震救灾突击队,驰援灾区。

火中锻造12年,利刃终于出鞘。

上午9点06分,陈华军取下呼吸面罩,给朱昌碧戴上。

走到门口,朱昌碧停住了脚步。

“我走了,老伴怎么办?”

“我先送你出去,再回来接大爷。我保证!”

陈华军一脸真诚,朱昌碧不再推拒。

9点15分,朱昌碧到达安全地带。

安顿好老人,陈华军径直奔向一辆救护车。

“楼上还有一位卧床老人,请跟我来!”

说完,他叫上五名医护人员和一副担架,转身再次冲进大楼。

9点25分,周笃荣被安全抬出大楼。

两位老人安全撤出,陈华军转身再入火场。

上午11点,大火被成功扑灭。

此时,陈华军已经对大楼进行了五次搜救,将被困群众全部疏散。

从军12年,陈华军接受各类抢险任务八千多次,其中重大任务上百次,成功救出群众近千人。由于战功卓著,他先后荣立一等功一次、二等功一次、三等功两次及多次嘉奖,被评为“感动重庆十大人物”“全国优秀人民警察”“公安部爱民模范”“中央电视台劳动榜样”和中央电视台“最美消防员”。2013年,陈华军被评为“重庆市道德模范见义勇为模范”。